财新传媒
一带一路 > 大势 > 正文

伊朗大选在即 温和派总统能否连任折射开放前景

2017年05月18日 11:17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现任总统鲁哈尼任内的最大成就是达成了2015年伊核问题全面协议,改善了伊美关系。然而,尽管大部分民众支持这份解除经济制裁的协议;但到目前为止,普通民众获得的经济实惠有限,不乏有人感到失望

  【财新网】(实习记者 王自励)5月19日,伊朗将迎来第12届总统选举。这将是自伊核问题谈判达成全面协议,西方解除对伊朗经济制裁以来,伊朗的首次举行大选;其结果不但将决定未来4年伊朗由谁主政,还可能对该国最高领袖的继承人选产生影响,因此备受各方瞩目。

  1979年“伊斯兰革命”以后,伊朗开始实行“伊斯兰教法官监国”与西方三权分立制相嫁接的独特体制,成为政教合一、神权至上的伊斯兰共和制国家。在伊朗,总统为国家和政府元首,总领行政事务,任期4年,可连任一届。而由伊斯兰教什叶派教法学家担任的最高领袖,则具有高于总统的权力,且任期终生,是伊朗实际上的最高领导人。自伊朗革命以来,伊朗只出现过两位最高领袖,分别是领导伊朗革命推翻巴勒维王朝的霍梅尼,和1989年霍梅尼去世后继承这一职务、现年已77岁的哈梅内伊。

  据伊朗内政部信息,此次大选共1636名伊朗公民登记参选,但仅有6人通过资格审查,分别是:现任总统哈桑·鲁哈尼、德黑兰市长卡利巴夫、保守派宗教人士莱希、现任第一副总统埃贾汉吉里、曾任总统顾问的米尔萨利姆以及前副总统塔巴。

  不过,在5月15日和16日,德黑兰市长卡利巴夫和现任第一副总统贾汉吉里相继宣布退出竞选,目前总统候选人人数已降至4名。

  而伊朗前总统内贾德拒绝听从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劝告,执意登记参选,但最终未能获得候选人资格。

  与西方大选类似,上述总统候选人将在投票日来临前,通过公开演讲、电视辩论等形式,向选民阐述政见。这一过程已从4月28日开始,共将持续20天。

  而获得改革派与温和保守派支持的伊朗现任总统鲁哈尼,是否能循例成功获得连任,已成为本届选举的最大看点。

  根据IPPO民调公司在5月中发布的数据称,鲁哈尼目前获56.1%的支持率,已持续领跑大选;当时对他构成挑战的主要对手,则是排在其后两名、支持率不相上下的强硬保守派宗教人士莱希(22.1%)以及同为强硬保守派的德黑兰市长卡利巴夫(19.2%)。但卡利巴夫宣布退选后,在声明中呼吁自己的支持者,把票投给同样具有保守派色彩的莱希,两强对峙的格局逐渐浮现。

  作为世人眼中神秘的伊斯兰国度,伊朗因其独特的历史文化和政治体制,一度让外界感到陌生却好奇。而如今日渐走出制裁阴霾的伊朗,正凭借其不容忽视的地缘政治地位,逐渐找回在中东地区乃至国际事务中的话语权。

  在此背景下展开的新一届伊朗总统选举,其选情走向究竟如何?大选的结果,又将怎样形塑伊朗未来的政治进程?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的中东政策,将为美伊关系带来何种新变数?针对上述问题,财新记者近期采访了美国智库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的资深研究员、美国伊朗问题专家卡利姆•萨迪加布(Karim Sadjadpour)。

  现任总统连任赢面大

  萨迪加布表示,鉴于历任伊朗总统基本上都能成功连任两届,此次大选中现任总统鲁哈尼的赢面也相当大。不过,他也表示,伊朗的选举向来被视为“不公正”、“不自由”、“不可预测”的——因为所有候选人都要经过宪法监护委员会(Guardian Council)的严格审查,而该组织的12名成员,均直接或间接地由伊朗最高领袖、现年77岁的哈梅内伊选出。

  与西方国家相比,伊朗大选的流程多了一层“过滤”机制:总统虽由公民直接投票选出,但参选人须根据宪法规定进行自查,再向宪法监护委员会报名登记,并由后者经审查筛选后,在投票日前一个月公布最终人选。此后,方能进入选举造势环节。

  在投票环节,候选人则需获50%以上选票方能获胜。若首轮投票无一人票数过半,则得票数居前两位的候选人进行第二轮决战。选举结果公布后,须再次经宪法监护委员会认可;而最终胜出者,也须得到最高领袖的任命。

  此前,对鲁哈尼构成最有力竞争的对手,是曾在2013年伊朗大选中与之正面交锋、并得票仅次于他的现任德黑兰市长卡利巴夫。在他退选后, 被视为伊朗政坛“后起之秀”的保守派宗教人士莱希,则成为鲁哈尼的最大竞争者。但萨迪加布称:“他虽然获得了强硬保守派的支持,但并非一位魅力型的领导者。尤其在渴望与西方世界接轨的年轻选民心中,他偏于保守的形象并不受欢迎。”

  在萨迪加布看来,鲁哈尼任期内的最大成就是推进了2015年伊核问题全面协议的达成,一定程度上改善了伊美关系。然而,尽管大部分伊朗民众支持这份为国家解除经济制裁枷锁的协议;但到目前为止,普通民众从中获得的经济实惠相当有限,因此也不乏有人感到失望。

  萨迪加布分析,“伊朗是个十分年轻的社会,拥有很大的消费市场,年轻人渴望西方名牌和商品。但制裁只是外国投资进入伊朗面临的众多障碍之一。此外还有法治与透明度的缺乏、腐败盛行等。所以到目前为止,伊朗仍是一个潜力有待挖掘的前沿市场。”

  不过,萨迪加布也表示,虽然近年来伊朗经济的迟缓发展让许多年轻选民“感到幻灭”,但由于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才是伊朗最具权势的人物,因此“人们在一定程度上了解,作为总统的鲁哈尼很难为国家带来显著变化。”

  也正是这种特殊的政治体制,让他判断称,即便是政治立场更偏保守的莱西最终当选总统,也不会颠覆伊朗既有的内政与外交方针。

  谁来继承最高领袖

  近年来,伊朗现任最高领袖哈梅内伊频频传出健康状况恶化的消息,关于谁将成为其继承人的问题,也越来越受到关注。伊朗伊斯兰革命领导者、前最高领袖霍梅尼的孙子哈桑·霍梅尼,以及此番角逐总统的莱西,都被视为哈梅内伊的潜在接班人。

  依照伊朗宪法,最高领袖一职的人选,应由86名资深伊斯兰宗教学者组成的“专家会议”(Assembly of Experts)选出。但据萨迪加布观察,在实际操作中,由最高领袖担任统帅的武装团体“伊斯兰革命卫队”,则可能对结果产生更大影响。

  萨迪加布表示,此前伊朗仅有过惟一一次的最高权力交接经验,那是霍梅尼逝世后的1989年。当时,遴选出并非高层神职人员、声望平平的哈梅内伊出任最高领袖时,也令许多人感到意外。因此,目前很难预测,谁将在新一轮角逐中,最终接管哈梅内伊的权力,成为伊朗第三任最高领袖。不过,他也指出:“在关于最高领袖继承人的讨论中,伊朗新选出的总统,将具有很大的发言权。”

  美伊互信仍脆弱

  由于非正规的宗教体系,往往凌驾于正式的政府体系,伊朗的国家决策过程显得极为复杂、难测。自1979年“伊斯兰革命”以来,伊朗已成为一个拥有多层次决策机制、且在政治上高度派系对立的国家。居于权力顶端的,是无需选举产生的最高领袖,仅由专家会议任命和监督,却拥有对包括军队、媒体在内的一切政治事务的宪法权威。

  最高领袖之下,是司法、行政部门及议会,前者由最高领袖直接任命,后两者由选举产生。议会具有起草立法、批准国际条约、通过预算等职权。由最高领袖和专家会议任命的宪法监护委员会,则负责监督立法,但其更重要的职责是审查和筛选总统和议员候选人。

  据萨迪加布介绍,伊朗在处理与不同国家的外交关系时,发挥主导作用的机构也有所不同,“如果对象是中东国家,那么对伊朗来说更是军事安全层面的问题,主要由伊斯兰革命卫队与最高领袖共同协调政策;如果是与美国、欧洲国家打交道,伊朗外交部长发挥的作用则更大。”

  萨迪加布称,从现实来看,伊朗外交体系一直遵循着三个1979年革命后确立下来的原则——“拒绝美国霸权”、“否认以色列存在”、“与沙特阿拉伯竞争”,“这些革命原则,几乎已成为镶嵌在伊朗伊斯兰共和国身份中不容缺失的一部分,因此很难被改变。”

  近年来,随着巴以问题在中东国际政治舞台上逐渐边缘化,伊朗与沙特之间的争端变得日渐突出。萨迪加布指出,尽管许多人将“沙伊之争”视为伊斯兰逊尼派与什叶派之间的教派纷争,但两者争锋的“地缘政治对抗”的色彩实则更为浓重。

  此外,阿拉伯人与波斯人的民族身份的鲜明对立,也为两国由来已久的分歧和敌视提供了部分注解。

  相比之下,伊朗与美国之间的恩怨纠葛,则显得更为起伏多变。奥巴马政府时期,美伊之间一度打破僵持与对抗,实现了两国元首通话和外长面对面谈判,更在伊核问题上取得重大突破。但破冰不易、融冰更难,奥巴马的“接触政策”最终并未换来其预期中美伊关系的转暖,在也门、叙利亚等地区冲突中,两国关系屡遭挑战。

  萨迪加布认为,奥巴马对伊“接触政策”之所以成效有限,并非美国单方面“努力不够”,更深层次的问题源自于根植在伊朗领导体系中的,对美国深深的不信任感;而在特朗普政府时期,“两国之间缺乏互信的程度进一步加深了。”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一再试图推出针对伊朗等中东国家公民的“旅行禁令”,并抨击伊核协议是“史上最糟糕的交易之一”,美伊之间轮番陷入“口水战”。1月末,伊朗试射弹道导弹,引发美方强烈谴责与经济制裁,令美伊关系及伊核协议的前景又添阴霾。

  在萨迪加布看来,特朗普的中东政策具有某种“内在矛盾”,为中东政局演变带来了诸多不确定性,“一方面,他试图安抚美国公众对美国过多卷入中东战争的不安;另一方面,他又想通过与美国的中东传统盟友沙特和以色列重启关系,来削弱伊朗的地区影响力。”

  他认为,鉴于伊朗重要的地缘位置及其在中东地区日益上升的影响力,对美国来说,与伊朗达成更有建设性的关系,对其解决叙利亚战争、巴以冲突、恐怖主义、能源安全、核扩散等众多地区热点问题,均必不可少。

  萨迪加布一再强调,伊朗对美国的敌意更多存在于政府层面;然而从整个社会来说,伊朗民众大多更希望与西方世界接轨,实现经济繁荣,“我认为,伊朗有着中东地区最‘亲美’的社会之一,而在美国的伊朗社区也相当庞大,他们中许多人非常成功,并且时常回到伊朗走动。”

  他表示,在局势愈发动荡的中东,美伊两国至少在反恐层面具有共同利益——特朗普急切地想在打击“伊斯兰国”(ISIS)问题上有所进展,而以伊斯兰教什叶派为主体的伊朗,正站在以逊尼派为成员背景的“伊斯兰国”的对立面。“对美国来说,伊朗究竟是一个策略性的反恐盟友,还是敌人?这是特朗普政府需扪心自问的重要问题之一。”

  财新世界说专员徐一彤、朱潇逸对本文亦有贡献

责任编辑:徐和谦 | 版面编辑:张柘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金额(元):
赞 赏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财新微信

2017年07月21日    04:14
微软公司(Microsoft Corp)第四季经调整每股收益0.98美元,超过预期的0.71美元。销售收入247亿美元,亦好于预期。微软(Nasdaq:MSFT)在盘后交易上涨1.50%报每股75.35美元。
2017年07月21日    04:14
Visa Inc三季度每股净收益0.86美元,好于预期的0.81美元。Visa (NYSE:V)在盘后交易上涨1.52%报每股99.60美元。
2017年07月21日    04:05
【美股大体收低 纳指两年来首次连续10天收涨】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收跌24.45点报21616.30,跌幅0.11%。标普500指数收跌0.21点报2473.62,跌幅0.01%。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收涨4.96点报6390.00,涨幅0.08%,为2015年2月以来的首个连续10个交易日收涨。
2017年07月21日    02:52
【美油收跌0.7%报46.79美元】美国WTI原油期货8月合约收跌0.33美元报每桶46.79美元,跌幅0.70%。布伦特9月原油期货收跌0.40美元报每桶49.30美元,跌幅0.80%。
2017年07月21日    02:28
【摩根大通:斯指再度进入危险区】摩根大通技术分析师Jason Hunter撰写报告称,科技股持续10天的升势使得纳斯达克100指数回到了6月份大跌前的区间,若未能形成有效突破,则意味着后市可能从当前水平最多下跌15%。如果该指数再次从5,892-6,186区间翻落,则后市走势将变得“相当具有风险”,因为这会暗示一种“更大规模看跌逆转”的潜在格局。最糟情形下,该指数将会跌至5000点,即其在2017年初突破的点位。
2017年07月21日    02:28
伦敦金属交易所3个月期铜结算价跌8美元至每吨5,958美元
2017年07月20日    22:06
欧元区7月消费者信心指数初值-1.7,低于预期-1.2,6月指数-1.3
2017年07月20日    22:05
美国大型企业咨商会(Conference Board)经济领先指标在6月上升0.6%,超过预期的0.4%,高于5月上升0.3%的幅度
2017年07月20日    21:54
【德拉吉:欧洲央行没有讨论减码情形】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在法兰克福的新闻发布会上说,管理委员会尚未讨论如何实施债券购买计划的减码。“我们今秋将进行的讨论将是多方面的,”官员们没有讨论9月的下次会议上会发生什么。我们一致同意:不设定日期。我们需要很多信息。我们需要考虑。有很多不确定性。
2017年07月20日    21:43
【德拉吉:欧洲央行没有讨论减码情形】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在法兰克福的新闻发布会上说,管理委员会尚未讨论如何实施债券购买计划的减码。“我们今秋将进行的讨论将是多方面的,”官员们没有讨论9月的下次会议上会发生什么。我们一致同意:不设定日期。我们需要很多信息。我们需要考虑。有很多不确定性。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