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一带一路 > 大势 > 正文

伊朗大选在即 温和派总统能否连任折射开放前景

2017年05月18日 11:17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现任总统鲁哈尼任内的最大成就是达成了2015年伊核问题全面协议,改善了伊美关系。然而,尽管大部分民众支持这份解除经济制裁的协议;但到目前为止,普通民众获得的经济实惠有限,不乏有人感到失望

  【财新网】(实习记者 王自励)5月19日,伊朗将迎来第12届总统选举。这将是自伊核问题谈判达成全面协议,西方解除对伊朗经济制裁以来,伊朗的首次举行大选;其结果不但将决定未来4年伊朗由谁主政,还可能对该国最高领袖的继承人选产生影响,因此备受各方瞩目。

  1979年“伊斯兰革命”以后,伊朗开始实行“伊斯兰教法官监国”与西方三权分立制相嫁接的独特体制,成为政教合一、神权至上的伊斯兰共和制国家。在伊朗,总统为国家和政府元首,总领行政事务,任期4年,可连任一届。而由伊斯兰教什叶派教法学家担任的最高领袖,则具有高于总统的权力,且任期终生,是伊朗实际上的最高领导人。自伊朗革命以来,伊朗只出现过两位最高领袖,分别是领导伊朗革命推翻巴勒维王朝的霍梅尼,和1989年霍梅尼去世后继承这一职务、现年已77岁的哈梅内伊。

  据伊朗内政部信息,此次大选共1636名伊朗公民登记参选,但仅有6人通过资格审查,分别是:现任总统哈桑·鲁哈尼、德黑兰市长卡利巴夫、保守派宗教人士莱希、现任第一副总统埃贾汉吉里、曾任总统顾问的米尔萨利姆以及前副总统塔巴。

  不过,在5月15日和16日,德黑兰市长卡利巴夫和现任第一副总统贾汉吉里相继宣布退出竞选,目前总统候选人人数已降至4名。

  而伊朗前总统内贾德拒绝听从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劝告,执意登记参选,但最终未能获得候选人资格。

  与西方大选类似,上述总统候选人将在投票日来临前,通过公开演讲、电视辩论等形式,向选民阐述政见。这一过程已从4月28日开始,共将持续20天。

  而获得改革派与温和保守派支持的伊朗现任总统鲁哈尼,是否能循例成功获得连任,已成为本届选举的最大看点。

  根据IPPO民调公司在5月中发布的数据称,鲁哈尼目前获56.1%的支持率,已持续领跑大选;当时对他构成挑战的主要对手,则是排在其后两名、支持率不相上下的强硬保守派宗教人士莱希(22.1%)以及同为强硬保守派的德黑兰市长卡利巴夫(19.2%)。但卡利巴夫宣布退选后,在声明中呼吁自己的支持者,把票投给同样具有保守派色彩的莱希,两强对峙的格局逐渐浮现。

  作为世人眼中神秘的伊斯兰国度,伊朗因其独特的历史文化和政治体制,一度让外界感到陌生却好奇。而如今日渐走出制裁阴霾的伊朗,正凭借其不容忽视的地缘政治地位,逐渐找回在中东地区乃至国际事务中的话语权。

  在此背景下展开的新一届伊朗总统选举,其选情走向究竟如何?大选的结果,又将怎样形塑伊朗未来的政治进程?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的中东政策,将为美伊关系带来何种新变数?针对上述问题,财新记者近期采访了美国智库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的资深研究员、美国伊朗问题专家卡利姆•萨迪加布(Karim Sadjadpour)。

  现任总统连任赢面大

  萨迪加布表示,鉴于历任伊朗总统基本上都能成功连任两届,此次大选中现任总统鲁哈尼的赢面也相当大。不过,他也表示,伊朗的选举向来被视为“不公正”、“不自由”、“不可预测”的——因为所有候选人都要经过宪法监护委员会(Guardian Council)的严格审查,而该组织的12名成员,均直接或间接地由伊朗最高领袖、现年77岁的哈梅内伊选出。

  与西方国家相比,伊朗大选的流程多了一层“过滤”机制:总统虽由公民直接投票选出,但参选人须根据宪法规定进行自查,再向宪法监护委员会报名登记,并由后者经审查筛选后,在投票日前一个月公布最终人选。此后,方能进入选举造势环节。

  在投票环节,候选人则需获50%以上选票方能获胜。若首轮投票无一人票数过半,则得票数居前两位的候选人进行第二轮决战。选举结果公布后,须再次经宪法监护委员会认可;而最终胜出者,也须得到最高领袖的任命。

  此前,对鲁哈尼构成最有力竞争的对手,是曾在2013年伊朗大选中与之正面交锋、并得票仅次于他的现任德黑兰市长卡利巴夫。在他退选后, 被视为伊朗政坛“后起之秀”的保守派宗教人士莱希,则成为鲁哈尼的最大竞争者。但萨迪加布称:“他虽然获得了强硬保守派的支持,但并非一位魅力型的领导者。尤其在渴望与西方世界接轨的年轻选民心中,他偏于保守的形象并不受欢迎。”

  在萨迪加布看来,鲁哈尼任期内的最大成就是推进了2015年伊核问题全面协议的达成,一定程度上改善了伊美关系。然而,尽管大部分伊朗民众支持这份为国家解除经济制裁枷锁的协议;但到目前为止,普通民众从中获得的经济实惠相当有限,因此也不乏有人感到失望。

  萨迪加布分析,“伊朗是个十分年轻的社会,拥有很大的消费市场,年轻人渴望西方名牌和商品。但制裁只是外国投资进入伊朗面临的众多障碍之一。此外还有法治与透明度的缺乏、腐败盛行等。所以到目前为止,伊朗仍是一个潜力有待挖掘的前沿市场。”

  不过,萨迪加布也表示,虽然近年来伊朗经济的迟缓发展让许多年轻选民“感到幻灭”,但由于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才是伊朗最具权势的人物,因此“人们在一定程度上了解,作为总统的鲁哈尼很难为国家带来显著变化。”

  也正是这种特殊的政治体制,让他判断称,即便是政治立场更偏保守的莱西最终当选总统,也不会颠覆伊朗既有的内政与外交方针。

  谁来继承最高领袖

  近年来,伊朗现任最高领袖哈梅内伊频频传出健康状况恶化的消息,关于谁将成为其继承人的问题,也越来越受到关注。伊朗伊斯兰革命领导者、前最高领袖霍梅尼的孙子哈桑·霍梅尼,以及此番角逐总统的莱西,都被视为哈梅内伊的潜在接班人。

  依照伊朗宪法,最高领袖一职的人选,应由86名资深伊斯兰宗教学者组成的“专家会议”(Assembly of Experts)选出。但据萨迪加布观察,在实际操作中,由最高领袖担任统帅的武装团体“伊斯兰革命卫队”,则可能对结果产生更大影响。

  萨迪加布表示,此前伊朗仅有过惟一一次的最高权力交接经验,那是霍梅尼逝世后的1989年。当时,遴选出并非高层神职人员、声望平平的哈梅内伊出任最高领袖时,也令许多人感到意外。因此,目前很难预测,谁将在新一轮角逐中,最终接管哈梅内伊的权力,成为伊朗第三任最高领袖。不过,他也指出:“在关于最高领袖继承人的讨论中,伊朗新选出的总统,将具有很大的发言权。”

  美伊互信仍脆弱

  由于非正规的宗教体系,往往凌驾于正式的政府体系,伊朗的国家决策过程显得极为复杂、难测。自1979年“伊斯兰革命”以来,伊朗已成为一个拥有多层次决策机制、且在政治上高度派系对立的国家。居于权力顶端的,是无需选举产生的最高领袖,仅由专家会议任命和监督,却拥有对包括军队、媒体在内的一切政治事务的宪法权威。

  最高领袖之下,是司法、行政部门及议会,前者由最高领袖直接任命,后两者由选举产生。议会具有起草立法、批准国际条约、通过预算等职权。由最高领袖和专家会议任命的宪法监护委员会,则负责监督立法,但其更重要的职责是审查和筛选总统和议员候选人。

  据萨迪加布介绍,伊朗在处理与不同国家的外交关系时,发挥主导作用的机构也有所不同,“如果对象是中东国家,那么对伊朗来说更是军事安全层面的问题,主要由伊斯兰革命卫队与最高领袖共同协调政策;如果是与美国、欧洲国家打交道,伊朗外交部长发挥的作用则更大。”

  萨迪加布称,从现实来看,伊朗外交体系一直遵循着三个1979年革命后确立下来的原则——“拒绝美国霸权”、“否认以色列存在”、“与沙特阿拉伯竞争”,“这些革命原则,几乎已成为镶嵌在伊朗伊斯兰共和国身份中不容缺失的一部分,因此很难被改变。”

  近年来,随着巴以问题在中东国际政治舞台上逐渐边缘化,伊朗与沙特之间的争端变得日渐突出。萨迪加布指出,尽管许多人将“沙伊之争”视为伊斯兰逊尼派与什叶派之间的教派纷争,但两者争锋的“地缘政治对抗”的色彩实则更为浓重。

  此外,阿拉伯人与波斯人的民族身份的鲜明对立,也为两国由来已久的分歧和敌视提供了部分注解。

  相比之下,伊朗与美国之间的恩怨纠葛,则显得更为起伏多变。奥巴马政府时期,美伊之间一度打破僵持与对抗,实现了两国元首通话和外长面对面谈判,更在伊核问题上取得重大突破。但破冰不易、融冰更难,奥巴马的“接触政策”最终并未换来其预期中美伊关系的转暖,在也门、叙利亚等地区冲突中,两国关系屡遭挑战。

  萨迪加布认为,奥巴马对伊“接触政策”之所以成效有限,并非美国单方面“努力不够”,更深层次的问题源自于根植在伊朗领导体系中的,对美国深深的不信任感;而在特朗普政府时期,“两国之间缺乏互信的程度进一步加深了。”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一再试图推出针对伊朗等中东国家公民的“旅行禁令”,并抨击伊核协议是“史上最糟糕的交易之一”,美伊之间轮番陷入“口水战”。1月末,伊朗试射弹道导弹,引发美方强烈谴责与经济制裁,令美伊关系及伊核协议的前景又添阴霾。

  在萨迪加布看来,特朗普的中东政策具有某种“内在矛盾”,为中东政局演变带来了诸多不确定性,“一方面,他试图安抚美国公众对美国过多卷入中东战争的不安;另一方面,他又想通过与美国的中东传统盟友沙特和以色列重启关系,来削弱伊朗的地区影响力。”

  他认为,鉴于伊朗重要的地缘位置及其在中东地区日益上升的影响力,对美国来说,与伊朗达成更有建设性的关系,对其解决叙利亚战争、巴以冲突、恐怖主义、能源安全、核扩散等众多地区热点问题,均必不可少。

  萨迪加布一再强调,伊朗对美国的敌意更多存在于政府层面;然而从整个社会来说,伊朗民众大多更希望与西方世界接轨,实现经济繁荣,“我认为,伊朗有着中东地区最‘亲美’的社会之一,而在美国的伊朗社区也相当庞大,他们中许多人非常成功,并且时常回到伊朗走动。”

  他表示,在局势愈发动荡的中东,美伊两国至少在反恐层面具有共同利益——特朗普急切地想在打击“伊斯兰国”(ISIS)问题上有所进展,而以伊斯兰教什叶派为主体的伊朗,正站在以逊尼派为成员背景的“伊斯兰国”的对立面。“对美国来说,伊朗究竟是一个策略性的反恐盟友,还是敌人?这是特朗普政府需扪心自问的重要问题之一。”

  财新世界说专员徐一彤、朱潇逸对本文亦有贡献

责任编辑:徐和谦 | 版面编辑:张柘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金额(元):
赞 赏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2017年05月29日    09:24
【人社部:企业退休人员养老金年均增长8.8%】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近日发布消息称,全国企业退休人员月人均基本养老金从2012年的1686元提高到2016年的2362元,增长了676元,年均增长8.8%。
2017年05月29日    08:24
【日韩股市高开】日经225指数开盘涨0.05%,报19697.18点;韩国综合指数涨0.31%。
2017年05月28日    15:55
【新华社:规范金融秩序对于维护金融安全具有重要意义】文章称,本周金融部门在“规范”上重点发力,旨在打造金融业稳定发展的健康生态。规范性文件出台的背后是金融部门对风险的清醒认识和精准把握,被监管对象要真正承担起金融风险管理和维护金融市场公平有序竞争秩序的责任。
2017年05月28日    15:54
【圆通在义乌投资50亿元建物流集散中心】5月28日,圆通速递宣布将在义乌投资建设圆通浙江总部、电商产业园、区域航空枢纽以及多式联运物流集散中心等项目,总投资额超过50亿元人民币。(记者 王琼慧)
2017年05月28日    15:54
【圆通发起国际物流快递联盟平台】5月28日,圆通速递首创发起的“全球包裹联盟”(Global Parcel Alliance)正式启动,搭建国际化物流快递联盟平台,首批联盟成员来自全球25个国家和地区,共50家网络加入联盟。(记者 王琼慧)
2017年05月28日    13:14
国家电网公司表示,在落实好前期已出台涉企减负政策的基础上,将推出新一批降费措施,同时加大对光伏和风电的消纳。新一批降费措施包括:全面推进剩余省级电网输配电价改革;停止向铁路运输企业收取电气化铁路还贷电价等。(央视财经)
2017年05月28日    10:52
我国第一家大数据交易所贵阳大数据交易所经过两年多的探索初见成效,2017年上半年实现正现金流。(新华社)
2017年05月28日    10:15
继3月末MPA“大考”后,银行又将迎来6月末的考核。从部分银行了解到,为了吸引客户,一些银行甚至将存款利率上浮了50%。(中新网)
2017年05月28日    09:13
银监会主席郭树清主持召开银行业改革领导小组会议,会议指出要充分认识改革督察工作的重要性,用好督察这一利器,加强督察力量。
2017年05月27日    20:35
【易付宝等涉嫌无资质开展第三方支付业务】5月27日,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官网发布《关于涉嫌无资质开展第三方支付业务的巡查公告》,公告显示,2017年5月中旬,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分析技术平台巡查发现,包括易付宝、阿里缘宝支付、财付宝、有付、积木支付等互联网平台涉嫌无资质开展第三方支付业务。(实习记者 阳梦琪)

最新文章